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变身灵戒 > 30 江湖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6922473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梅花标记,代表着梅花君子,代表着乐器的最高工艺。

    采用最好的云山紫竹为主体,两端采用比深山玉更加难得一见的“渊玉”镶嵌。一丝不苟的雕工,再加上云山紫竹和渊玉的天然纹路,整个梅花笛,自有一番古朴高贵之意。

    纪水寒翻来覆去的研究了很久,到底还是没能发现这梅花笛到底有?#35009;?#29305;别之处。她甚至想要直接?#39068;?#26757;花笛直接砸个粉碎,看看是不是有?#35009;?#31192;密藏在笛子里面。可惜,梅花笛竟然坚硬异常,根本砸不碎。

    甚至,纪水寒用水果刀想要在笛子上划出个痕迹,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就更加诡异了。

    云山紫竹虽然有名,但也仅仅是因为适合做乐器而已,从来?#28784;?#22362;硬闻名。或许,秘密并未藏在笛子里——或许这笛子,本身就是个秘密。

    到底会是?#35009;?#31192;密呢?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纪水寒打了个哈欠,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——睡个觉先!

    一觉睡到黄昏时分,懒洋洋的爬起来,看到已经被芍药翻出了大片的新土,纪水寒抠掉眼角的眼屎,道,“很好,去后花园里弄点儿好看的花栽上就成了。唔,最好再搬几块砖,把花圃围起来。”

    睡得太久,骨头都快生锈了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纪水寒问芍药,“最近街上有?#35009;?#28909;闹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?#23567;!?br/>
    “我那个姐姐,怎么也不来找我去看曲儿听戏了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龙公子,怎么也不来泡我了?”

    泡?

    芍药不解,?#24598;?#24471;再跟纪水寒废话。

    纪水寒很无聊,打算去花园里转转,顺便亲自挑选一些好看的花草,移植到闲人居的小花圃里。

    之后再出门逛街,或许还能碰到养父母,看看他们的日子过得如何。想来不会太好吧,毕竟巫灵的身体都很差,走路都费劲,干活养活自己会很难。让纪水寒多少?#34892;?#22909;奇的是,养父母?#28909;?#26159;巫灵,为?#35009;?#19981;找个有钱人家“打工”呢?如今这世道,已经不像很多年前那样,巫灵早已不是威胁,所以很多真灵家族,都?#19981;?#20859;一些巫灵,以备不时之需。养父母可是能使用小禁术的?#30475;?#24043;灵,随便找个贵胄之家,混个锦衣玉?#24120;?#32477;对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错……闻起来很香……这些草也不错,翠绿翠绿的,挺好。”纪水寒挑选着自?#35088;?#24847;的花草,让芍药记下。“说起来,咱们院子里是不是少了个树?夏天时候,没有个乘凉的地方。”四下里看看,纪水寒相中了池塘边的一?#20040;?#26611;,“这棵柳树不错,挪到咱们院子里吧。”

    芍药冷着脸不言语,对于纪水寒的审美,她并不看好。她相中的那些花草,简直俗不可耐,而这棵柳树……好吧,小院里栽柳树,倒是第一次见。不过随她去吧,爱怎么折腾都跟自?#22909;还?#31995;。

    纪水寒在花园里转了一圈儿,正准备上街,却听到一声孩子的笑闹声。

    循声看去,纪水寒不由的蹙起?#32426;貳?br/>
    不远处,一个小厮被三个半大的孩子摁在地上拳打脚踢。一旁,坐在轮椅上的牧飞龙,怒喝出声,?#30333;?#25163;!檀儿!你们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三个孩子,没有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把那小厮打了一顿之后,三个孩子忽然朝着牧飞龙跑来,竟是直接将牧飞龙的轮椅推翻。看着瘫倒在地上?#21862;黄?#26469;的牧飞龙,其中一个孩子大笑着嚷嚷,“二叔,快站起来啊。哈哈!”

    “檀弟!来!我教你个好玩儿的。”另一个孩子,对先前那孩子嚷嚷。“来!”

    三个孩子,架起那小厮,分开了小厮的双腿,嚎叫着朝着一棵树跑去。那小厮吓得高声求饶,挣扎着,却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伴随着小厮的一声惨叫,纪水寒下意识的夹了一下双腿,看那小厮凄惨模样,显然撞得不轻啊。

    “檀儿!”牧飞龙努力想要起身,却根本做不到,只能无力的呵斥,“我会告诉你爹爹,让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!我爹才管不了我!”那檀儿回道。

    丢下那小厮,三个孩子玩儿够了,准备离开,转身,檀儿看到了纪水寒。

    “二位哥哥!”檀儿朝着另外两个孩子招招手,“信不信我……?#27604;?#20010;孩子凑到?#40644;?#22016;咕了两句,那檀儿得意的一笑,之后朝着纪水寒跑来。

    纪水寒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呸!

    檀儿朝着纪水寒吐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虽然年纪不大,但檀儿显然在修行,奔跑的速度很快,吐口水的速度也不慢,纪水寒竟?#24187;?#26377;来得及躲避。

    唾沫落在身上,纪水寒脑子里嗡的一下子,都气懵了。

    “芍药!”纪水寒怒吼出声,?#30333;?#20303;他!”

    芍药一愣,看向纪水寒,心?#30340;?#30693;道这是谁吗?

    纪水寒见芍药不动,愤怒的?#19978;?#33421;药,“我的话不管用了是吧?”

    芍药无奈,直接朝着檀儿走去。

    檀儿看到芍药过来,竟也不惧,哼了一声,道,“小贱人!你敢……喂!放开我!”

    芍药知道,这个檀儿,是牧家的长孙,在牧家可是备受宠爱。要她抓檀儿,她当然不敢,可纪水寒发话了,作为自己的“主子?#20445;?#22905;也不好不从。

    看着被芍药钳制的檀儿,纪水寒黑着脸走过来,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熊孩子!缺管教!”纪水寒怒斥。

    檀儿都懵了,?#36530;?#30340;看着纪水寒,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“打你?#30475;?#20320;都是轻的!”纪水寒甩手又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要告诉我娘!”檀儿说着,眼睛红了,之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“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纪水寒不屑的哼了一声,“告诉你娘也好!她倒是要好好?#34892;?#25105;替她管教儿子!”说罢这话,纪水寒忽?#28784;?#20010;激灵。

    坏了!

    这侯府里的小孩子,能是简单?#23435;?#21527;?

    再看面前这孩子,一身锦衣,明显地位不低……

    檀儿……

    好熟悉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又想起他喊牧飞龙“二叔?#20445;?#32426;水寒猛然想起,这个檀儿,是牧家的长孙!

    而且,她的那个老娘,自己的那个大嫂,可是出了名的泼妇……

    坏了坏了!

    冲动是魔鬼!脑子一热,怎么就干了这件蠢事!

    纪水寒心思急转,看檀儿虽然稚嫩,却满脸愤怒的模样,纪水寒明白,这个时候服软,绝对是没有屁用的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纪水寒依旧黑着?#24120;?#19968;把揪住檀儿的耳朵,?#37319;?#29983;拖着,来到牧飞龙面前。“给你二叔道歉!”

    檀儿哇哇的哭,却是不道歉。

    ?#26263;?#27465;!”纪水寒怒吼,手上更加用力。

    檀儿吃痛,哭?#30333;擰?#23064;?#20445;?br/>
    另外两个孩子见状,一溜烟儿的跑了。

    不问可知,自然是去找人了。

    纪水寒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,脸上也是通红。

    胸间好似多了一团火,百爪?#26377;?#33324;的难受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奇怪了!

    怎么像是之?#25226;?#29238;母的那两股能量还没有散去似的?

    身上不舒服,纪水寒的?#37027;?#24840;发恶劣,揪着檀儿的手愈发用力,?#26263;啦?#36947;歉?!”

    檀儿自幼?#21487;?#24815;养,在府中更是骄横惯了,纵然被纪水寒揪的疼痛,却是依旧拗的很,甚至也不哭了,只是咬着牙,泪汪汪的怒视纪水寒。

    纪水寒微微闭眼,强忍着抓?#26377;?#21475;的冲动,一把推开檀儿,怒道,“滚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芍药和那小厮,也已经把牧飞龙扶上轮椅。

    看着牧飞龙,纪水寒微微闭眼,努力?#31859;?#24049;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胸中那团火,也逐渐消散,身上舒坦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惹麻烦了。”牧飞龙道,“咱们那个大嫂,可是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纪水寒哼声一笑,睁开眼,看着牧飞龙,道,“你我是夫妻,那熊孩子如此欺辱你,我自是不能容忍!夫君放?#27169;?#22823;嫂要来寻衅,一切我来担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牧飞龙看着纪水寒,沉默片刻,点头道,“?#23567;!?br/>
    行?

    行你妈啊行!

    纪水寒心里大骂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,你老婆这么仗义,你不该挺身而出吗?你不?#27809;?#30528;你老婆啊?!就这么当缩头乌龟了?你害不害臊!?你要?#28784;常浚?#20320;……

    “纪水寒!”一个妇人尖利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瘟神上门!

    纪水寒心里叫苦,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一行?#39034;?#30528;这边疾行而来,带头之人,是个漂亮妇人,二十五六岁年纪,瓜子?#24120;?#22823;眼睛,肤白胜雪,眉目含怒。

    妇人手里,拽着那檀儿,旁边跟着之前那两个孩子,还有一个年纪与她相仿的妇人,再之后,还跟着个男子。

    那男子,看着?#34892;?#38754;熟。

    纪水寒凝?#36857;?#35748;真想了想,一时间却是想?#40644;?#22312;哪见过此人。

    男子看到纪水寒,脸色微微一变,脚下也停顿了一下,之后?#20174;?#36319;了?#20384;礎?br/>
    “纪水寒!你好大的胆子!”那带头的妇人,自是牧家大公子的妻子,纪水寒和牧飞龙的大嫂。她怒视纪水寒,喝道,?#20843;?#20511;给你的胆子!竟敢打檀儿!”

    纪水寒?#32426;?#36441;起,低头看看牧飞龙。这个混蛋,竟然好似事不关己似的,也不吱声。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窝囊废!

    纪水寒心里骂了一句,再看大嫂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。她原本是觉得牧飞龙即便再不受重视,那也是牧家的二少爷,帮自己说两句话,总也是顶用的。没?#19978;?#36825;个窝囊废竟?#40644;?#37117;不敢放一个。

    这下可如何是好!

    谁能帮帮忙啊!

    下意识的又看向大嫂身后的男子。

    这个人……

    真的好面善啊!

    在哪见过呢?

    纪水寒一愣,猛然想起。

    这个男子,是周府四公子,之?#20843;?#20174;昆仑山回来时,自己见过他一面。

    周四公子看到纪水寒时不时的看过来,脸色通红,终于憋不住,上前一步,抱拳行礼,咬着牙,道,“师……师尊在上,弟子有礼。”

    一言既出,众人皆惊。

    就连一直淡定自若的牧飞龙,也是?#35835;?#19968;下。

    纪水寒呆了呆,看着那周四公子,嘴角一抽,咧嘴笑了。“呵……好徒儿。”

    周四公?#29992;?#21756;一声,却不言语。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她……她……”大嫂身后那妇人十分意外,?#20843;?#22914;何是你师尊?”

    周四公子苦笑。

    一?#38405;?#23613;啊!

    周某有生以来,以此事最是苦不?#25226;浴?br/>
    悔?#32972;酰?#24680;往昔。

    那时的自己,实在是太?#23383;桑?#22826;愚蠢!

    纪水寒察言观色,看了看畏着周四公子妻子的两个孩子,眼珠一转,问周四公子,“好徒儿,这两个,是你的好儿子不成?”

    周四公子黑着?#24120;?#35273;得这“好徒儿?#27604;?#20010;字实在是太刺耳。隐忍着,周四公子道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真是好教养。”纪水寒笑着,忽然面露怒色,瞪着那两个孩子,喝道,“过来!”

    那两个孩子吓了一跳,更?#28216;?#30528;母?#20303;?br/>
    周四公子感觉自己快要被纪水寒气炸了肺。

    喊你一声师尊,还真把自己当师尊了?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都怪自己当年太蠢!

    微微闭眼,深吸一口气,周四公子看向两个孩子,气道,“还不过去!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,倒也是听父亲的话,乖乖的走到了纪水寒面前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纪水寒道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回头看向父亲,见父亲不做声,只好跪下。

    纪水寒深吸一口气,?#38405;?#39134;龙道,“夫君,你看,该如何处置这两个熊孩子?”

    牧飞龙看看纪水寒,又看向周四公子,嘴角浮现一丝笑意。?#20843;?#20102;,孩子,不懂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周四公子的妻子小心的凑到夫君身边,压低了声音,问,“夫君,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周四公子现在的?#37027;?#24456;恶劣,?#25376;行乃几?#33258;己的婆娘扯淡,一把推开她,重重的呼出一口气,?#38405;?#39134;龙道,“却不知犬子犯了?#35009;?#36807;错,周某之前在昆仑修行,对孩子确实疏于管教。得罪之处,周某在此代为赔罪。”

    “周?#30007;?#35328;重了。”牧飞龙笑道,“小孩子玩闹,不当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纪水寒冷声一笑,推上牧飞龙的轮椅,对周四公子道,“好徒儿,好好管教一下你的两个好儿子!今?#36134;欠?#20102;小错,我让他们跪下,教他们做人。他?#36134;?#20204;若是犯了大错,就会有人让他们?#19978;攏?#25945;他们做鬼!”

    这话太刺耳,?#21985;?#23478;的父母听了,都会愤怒。

    周四公子自?#28784;?#24456;生气,可又无?#30776;?#23545;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,纪水寒说的没错。自己这两个儿子,今天耍性子犯了错,只是被罚跪。他是长大了,若还是?#26377;?#19981;?#27169;?#33258;然极可能会有人要了他们的命。周家家大业大,?#35009;?#20154;敢保他们一生无忧。

    眼看纪水寒要走,大嫂怒了。“打完就这?#27492;?#20102;?!”

    纪水寒停下,回头看向大嫂,“大嫂?#25512;?#20102;,作为檀儿的二婶,我替你管教他,是理所应当的,你不用谢我。”

    大嫂怒极,涨红着脸。“你……呵……”怒极反笑,大嫂?#20540;潰?#32426;水寒!不用给我耍嘴皮子!我告诉你!牧家的长孙,可不是随便?#35009;?#20154;都能打的。”

    纪水寒笑道,“怎么?你是要打还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么?”大嫂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敢。”纪水寒道,“大嫂的威风,公爹和婆婆都忌讳得紧,水寒自然更怕。”

    大嫂哼声道,“少拿言语挤兑我,我侍奉公婆,从来规矩,亦不怕你嚼舌头。总之,今日之事,你休想?#23631;耍 ?br/>
    “我看也是。”纪水寒呵呵一笑,“大嫂是要亲自动手呢?还是喊几条狗来?唔……说起来,真动手的话,若是大嫂自己来,怕是一不小心伤了大嫂,有伤和气。若是大嫂喊几条狗来,唉,我是不?#21152;?#25171;狗的。这样……好徒儿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好徒儿?#27604;?#20010;字,周四公?#26377;?#37324;那个恨啊。

    “你就替为师出手吧。”纪水寒说罢,推着牧飞龙转身就走,边走边道,“不过是些弱鸡?#22235;瘢灰?#35753;为师失望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收尾,好像还缺点儿?#35009;礎?br/>
    缺点儿……

    沧桑感!

    对!

    “唉……打打杀杀的日子,实在是腻了。”纪水寒喟叹道,“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。尘事如?#27604;?#22914;水,只叹江湖几人回。”

    真是好诗,可惜没有记全。

    纪水寒?#25376;行?#36951;憾。

    牧飞龙坐在轮椅上,听完了纪水寒念的诗句,微微一笑,道,“好诗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?#21364;?
浙江体彩飞鱼一天几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