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混子的挽歌 > 第一一五三 已经开始的纷争(第三更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6922473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我开车一头扎进矿区里面之后,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,已将把车停在了一处尾矿库的顶端,这种尾矿库,是由选矿过后的尾砂堆积而成的,形状酷似一个巨大的火山口,外面全都是斜线状的陡坡,里面则是一个巨大的水泊,这处尾矿库,已经是我所在这处缓坡的最高点,可举目四望,周围连绵数里的山脉异常安静,连个鬼影子都没?#23567;?br/>
    我站在霸道的踏板上,用?#22336;?#30528;车顶,再次向周围环视一圈后,转头看着杨涛:“小涛,你确定东哥今天约见房鬼子的地点,是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东哥之前的确是这么跟我说的。”杨涛点?#35828;?#22836;:“而且我看东哥当时的样子,是真心想让我和小刚把你带离安壤,应该不像是骗我的样子!”杨涛看了一眼腕表:“现在已经快十二点半了,如果矿区这边没动静,我推测,只有两种可能,第一,房鬼子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,被官方抓了,第二,就是咱们来晚了,东哥他们已经把事情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听完杨涛的话,我思考了一下,随即摇头否认道:“如果按照你的说法,如果房鬼子被抓了,那么东哥应该早就把消息透给咱们了,不会拖这么久,还?#24515;?#35828;的事情解决,我觉得也不会这么容易,东哥今天约房鬼子来这里,是为了给这段恩怨画上一个句号的,这种规模的火拼,不会结束的那么快,更不会这么平静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也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史一刚插了一句:“之前在路上的时候,小涛不是说了吗,东哥今天挟持林璇,就是抓住了房鬼子的命根子,他?#28909;?#20250;忌惮林璇的安危?#20384;?#36825;里,那么东哥如果凭借林璇要挟房鬼子,你们觉得他敢开枪吗?#32771;热?#20182;不敢开枪,那么也就只能引颈受戮,这里自然会很平静!”

    听完史一刚的分析,我皱眉思考了一下,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,而且我们在这里妄自揣测,也起不到什么作用,直接掏出手机,给二哥拨了过去,可是二哥已经关机了,给明杰打,明杰的电话也无法接通,沉默数秒后,我直接掏出电话,拨通了东哥的号码,东哥的电话虽然打通了,可是彩铃刚刚响起,东哥就?#21494;?#20102;我的电话,再打,再次?#21494;希?#31532;三次打过去,东哥已经将我的号码拉黑。

    听见电话里传出的忙音,我握着手机的?#38047;行?#24494;微颤抖,随后转身就要上车:“东哥他们绝对就在矿区里,上车,走了!”

    “哥,那边有动静!”我这边刚要上车的时候,史一刚猛然伸手,向远处指了一下,我顺着史一刚指的方向看了一眼,此刻在我们对面的那座山脚下,一排看起来只有甲虫大小的越野车,正速度极快的奔着山里冲了进去,如果不是车尾卷起的烟尘,我们都很难看清这个车队的存在。

    ?#38712;?#20204;寻找的方向反了,上车!”看见大批车?#39048;?#30528;对面的山里赶去,我猛然窜进驾驶室,直接把车挂挡,随后杨涛和史一刚也纷纷上车。

    ‘嗡!’

    他们俩上车之后,我都来不?#26263;?#20182;们关上?#24471;牛?#23601;一脚将油门踩到?#35828;祝?#38712;?#21862;?#29983;了瞬间的挫顿感以后,沿着?#31449;?#30340;山路,摇摇晃晃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之前我们看见有车队上去的那座山,跟我们之间的直线距离,得有四五公里的样子,而从崎岖的山路中绕过去,则需要更远的距离,所以当我们赶到那个山脚下的时候,时间已经再次过去了十几分钟,驱车赶到山脚以后,我看着路上密集的车辙,丝毫没有减速,也沿着山路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‘砰!’

    车辆刚一?#20185;劍?#25105;就听见了一阵细微的响声,随即顿时皱?#36857;骸?#26159;枪声!”

    ‘哗啦!’

    杨涛听见那个声音之后,将手枪上膛,神色也严肃了起来:“看来咱们?#21494;?#20102;,地点就在这座山里!”

    ‘?#23435;耍 ?br/>
    杨涛话音落,我继续猛踩油门,向山里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?#20185;?#30340;这条山路不仅蜿蜒,而且岔路口奇多,而且?#21051;?#36335;口的地面上,都有着大量的轮胎印记,而且随着我们越往?#30333;撸?#23665;里面的枪声就愈发清晰,只是在这回音震荡的深山之中,我根本没办法确定枪声的具体方位,更分不清哪一条才是正确的道路,此刻已经心焦万分的我,完全就只在凭借本能的往前开车。

    ‘轰!’

    数秒钟后,随着一阵发动机的声音传来,我们侧面的一条山路上,顿时冒起了滚滚烟尘,接着一台面包车,直接从那台路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史一刚看见数十米外的面包车,一下坐直了身体:“你们说,这台车是对伙的,还是咱们?#32422;?#24471;人?”

    “看今天的样子,咱们跟房鬼子之间,已经?#30528;凭?#20986;了,所以这座山上,估计已经分不清有多少队人马了,而且这些?#23631;?#20043;间,肯定不会彼此都认识,所以动手之前,双方应该都有?#32422;?#30340;标识和暗号,但东哥原本就没想让咱们参加今天的争斗,所以这些事情,咱们全都不清楚,所以对咱们?#27492;擔?#22312;这座山上,?#28784;?#26159;陌生面孔,只能全部当做对伙看待。”杨涛说话间,已经握紧了手里的枪,随时准备搏命。

    ‘?#23435;耍 ?br/>
    前方的面包车发现我们之后,一打舵,直接奔着我们这边开了过来,同时一侧车窗降下,支棱出来了一根枪管子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史一刚看见对方亮枪,作势就要降下车窗探身出去。

    ?#26263;?#22836;,坐稳了!”

    看见对方车辆探出来的猎.枪枪管,还有双方不足二十米的距离,我把头往方向盘下一压,直接将油门踩到?#35828;住?br/>
    ‘吭!’

    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‘嘭!’

    大片铁砂喷出来之后,直接将我这一侧的倒后镜掀飞,对面的人一枪过后,伸手撸动了一?#32511;?筒,作势要开第二枪,但还没?#35753;樽迹?#25105;的霸道已经向着面包车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‘咣!吱嘎!’

    在巨大的?#19981;?#21147;下,面包车的车头宛若纸糊的一般,顷刻间瘪了下去,同时一侧的轮胎被变形的铁皮一划,‘嘭’的一声爆了胎。

    ‘吭!’

    辆车相撞之后,车身较轻的面包车,被我的车推着,开始急速后退,而?#30340;?#37027;个?#20204;?#30340;人在?#19981;?#20043;下,也跟着走了火,把子弹崩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‘吱嘎嘎嘎!’

    前方的那台面包车,被我推着向前搓行了七八?#23383;?#21518;,后轮卡在了一块石头上,接着车身倾斜,直接向路边一个三米多深的沟里在了下去。

    ‘咣!咣!’

    前方的那台面包车,在路边沟的斜坡上翻滚了一下,随后顶棚向下的翻在了路边,而?#24050;?#26681;没有停留,开着车,继续向前不断行进着,很快,我就走到了这座山的山脊上,顺着开阔的?#21491;?#30475;了看,此刻在前方的远处的山路上,不?#26412;?#20250;有车辆出现,并且全都在向着这座山的?#34892;?#20301;?#27809;?#32858;,同?#32972;荡?#22806;面的枪声,也开始变得愈发清晰。

    大约三分钟后,我已经翻过?#25628;?#21069;的山梁,把车开到了一片开阔地上,从此地望去,我们眼前的景象已经尽收眼底,在我们前方,是一个数千平方米的大采坑,从上往下看去,至少得有一百多米的深度,而在这个采坑的另外一侧,同样是一片开阔地,在对面的开阔地上,还有着一个大院子,院子里是一栋白色的三层小楼。

    此时在这个院子外面的平场上,已经停了?#30473;?#21488;车,中间隔着几十米的距离,两伙人正各自躲在车后,不断地开枪,隔了这么远,我也看不清那些人究竟都是那一边的,双方的枪声传到矿坑里,被无限放大之后,宛若声声闷雷入耳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咱们走错路了!”史一刚看着巨大无比的采坑,咬了咬牙:“看这个距离,咱们想绕过去,至少需要半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绕,坐稳了。”看见对面已经换乱不堪的枪战场面,我一咬牙,直?#21451;?#30528;矿坑边缘,那种给大车行走的道路冲了上去,而这些路因为年久失修,早已经变得松动不堪,我开车霸道刚一上路,车就像压在了流沙上一样,不断地开始往下滑,而?#19968;?#24038;右摇摆着。

    “哥,你疯了吧!”史一刚感受到车辆的晃动之后,死死地抓住了头顶的把手:“这条路能通得过去吗!”

    ‘吱嘎嘎嘎!’

    我根本无暇回应史一刚的话,用脚间断的踩着刹车,努力控制着车子行进的轨道,以免我们跌落在深深的谷?#23383;?#20013;,其实按照我的车技?#27492;擔?#22914;果是平时让我走这条路,我是绝对不会把车开下去的,因为不管是路面上充满雨水冲刷裂纹的土地,还是道路两旁的断崖,?#32422;?#19968;眼望不到底的深渊,似乎都在向我昭示着,在这条路上开车,稍有不慎,便会万劫不复,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此刻,我脑子里空荡荡的,全?#24187;揮行?#24605;去关心这些事情,因为头顶接连震荡的枪声,在不断的?#19981;?#30528;我敏感的神经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头顶的枪战到底是什么情况,但是我已经无?#28909;?#23450;,房鬼子和我们之间的决战,就在今天,而且已经开始了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?#34987;?#22312;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浙江体彩飞鱼一天几期
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一起买彩票软件 十一运夺金杀号定胆 如何打足彩半全场 老11选5第五位走势图 香港六彩开奖特码资料 半全场对一半算赢吗 六合生肖号码一波中特官网 十一运夺金和值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青海11选5电子走势图 意甲二十年二十人 11选5走势图百度彩票走势图百度 老七乐彩走势图表 网易彩票387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