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> 第十三章 相见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6922473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唐王妃这人虽然不愿意插手皇位问题,但不等于人家智商差,她很会观察别人。

    在来之前,她可是知道余颖把能做的都做了,不能做的也做了,还以为是个威风凛凛的铁娘子。

    现在一看,整个人并不是想象中的五大三粗,而是看上去颇为清秀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看上去虽?#24187;?#26377;十分美貌,但也有七分颜色。

    再加上一身的书香气,怎么看都不错。

    其实镇南侯眼瘸吧!

    唐王妃在心里嘀咕着。

    走到近处一看,这位海氏是素面朝天的。

    唐王妃吃惊,现在都有如此姿色。

    要是打扮一番,只怕是更好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是一个佳人。

    嫁给之前的镇南侯,实在是亏了。

    虽然出身商家,但唐王妃觉得她的行为很合她的胃口。

    等到双儿下跪时,她赶紧扶住。

    先不说别的,?#40644;?#20313;?#26412;?#20102;唐王。

    唐王妃就不会让她真的行大礼。

    她很感激余颖的。

    作为另一个当事人,对救了唐王的性命,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因为她并不想着?#28909;?#26159;需要回报。

    做事随心而已。

    看上去本人很是洒脱。

    唐王妃在见本人之前,大体上确定海氏的?#24895;瘛?br/>
    海氏其人是那种外柔内刚型的人,也不怎么图回报。

    这一点从她把唐王救起来,直接给送到家里后,就没有再联系看出来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没有想着,利用一下是唐王救命恩人的这个身份,为自己谋利。

    真的是很少见,在这个走投无路的时候,都想着有人帮一把。

    要是余颖来求唐王帮忙,唐王是会帮一把的。

    但要是出手帮忙后,唐王并不会怎么太在意余颖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出手之后,就是恩怨两清,他不欠余颖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然而余颖的操作,令夫妻两个人吃惊,人家根本就没有想起来求助问题,麻溜和离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猜海氏之所以一直是忍着,一是因为?#24515;?#22827;妻情分,二是为了孩子。

    直到她觉得实在是忍不下,就抓住机会,来个?#20570;?#22823;招,和靳家一?#35835;?#26029;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是相当的干净利索,绝不?#22799;?#24102;水。

    唐王夫妻知道后,明?#32043;?#28023;氏这样的人,要好好结?#28784;?#30058;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里,余颖是聪明、?#23631;?#36824;有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想要的,有?#32043;擼?#26377;谋略。

    这种特质他们很?#19981;丁?br/>
    夫妻两个人,是打定不掺和皇位争夺战。

    所以在交友时,所谓的朋友都是经过考虑的。

    那种身后站着大家族的,都不在他们朋友名单上。

    不是人不好,而是?#34892;?#22823;家族里培养出来的人,对家族?#39029;?#24230;很高。

    一旦出现是帮?#25490;?#21451;?还是帮着家族的问题时,作为朋友的一方最容易被炮灰。

    就如同是镇南侯一样,他是对前妻好得不?#23567;?br/>
    但要是牵扯上家族问题,夫妻感情再好,也要为家族牺牲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海氏的出现,成为继室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想着萧氏,不待见海氏,也是和海氏有了儿女。

    这就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人,会做的事情,把一个无辜者拖进漩涡里来。

    等到事情过后,就毫不?#25512;?#22320;想要甩开海氏。

    海氏被侯府?#23435;?#35270;,被人算计。

    也一直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想着好?#27809;?#30528;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怕是想着家和万事兴,处处忍让。

    直到她遭遇被人算计后,才死心开始找别的路。

    看清楚整个过程后,唐王夫妻更加?#19981;?#28023;氏,人品很好,为人不抠门。

    ?#28909;?#21518;,也没有做多余的事情。

    没有像是?#34892;?#20154;家,恨不得和唐王府拉上关系。

    甚至就没有打算依仗是唐王的关系,给镇南侯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王妃在一路上想得很多,?#34892;?#24819;要问她的打算,但还是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因为一想,她们之间的交情不够,问多了别人是无法告知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特意来谢谢你的,上一次多亏你的相救,王爷才会安然无恙。”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激动。

    “本来应该是早早过来拜访,但正巧你离开侯府,就没?#26032;?#19978;过来。”

    唐王妃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,语速渐渐平?#35748;?#26469;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王妃,她算是女性中地位高的。

    亲爹坐宝座上。

    嫡母也不在了。

    夫君的亲娘去世。

    是不必和公婆不在一处。

    小叔子、小?#31859;?#37117;各自有各自的地盘。

    住在?#40644;?#30340;人,就是夫君和儿女。

    属于是那?#21482;?#24471;很滋润的人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她依旧是需要夫君顶起?#40644;?#22825;。

    尤其是儿子还小的情况下,唐王能够回来,就对她?#27492;?#22826;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私?#32511;?#35770;过,要是余颖没有派人下来查看。

    再晚一?#38382;?#38388;营救,只怕他连叫的力气也都是没?#23567;?br/>
    那更?#29992;?#26377;人可以?#20154;?br/>
    等着他的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唐王妃才会对余颖是特别感激。

    没有她的出手,只怕王爷会活活饿死或者是渴死。

    两个人庆幸了一番,准备看看余颖的情况后,再决定怎么样报答余颖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唐王妃的这一次行动,她想要看看这位耍了手段,终于把儿女带回自己身边的女人。

    看了之后,先是惊讶于余颖的情况,后来就很?#19981;?#36825;位。

    王妃和双儿交谈一番后,还见到了南哥儿。

    在中午之前,没有留下吃饭,她就带着人回到王府。

    回到王府后,休整了一番后,去见正在休息的唐王。

    唐王看见她,?#34892;?#30528;急地说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对于救命恩人,他还真的不熟悉。

    男女有别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老爷们,总不可能一直盯着别人看。

    救?#20384;?#21518;,就?#20540;?#25196;镳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以我的眼光看,是个美人,这位应该是?#34892;?#25171;算的。”唐王妃说。

    对她?#27492;擔?#28023;氏?#21451;?#35848;举止上看,不是那种粗鄙不堪之人,很有分寸。

    唐王点点头,对于别的女性长得如何,他并不打算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听王妃说:“以我个人的看法,海氏在身份上是?#34892;?#19981;足。”

    “但整个条件上看,并不次于萧氏,但各花入各眼,镇南侯没有那个眼光。”王妃说。

    镇南侯对前妻倒是情深义重,应该是会得到不少女性的称赞(原配党)。

    京城里有不少高贵人看不?#20185;?#23478;女攀上?#27809;?#20107;,要是看到海氏滚蛋。

    说不定会有人高声赞扬的,觉得做的好,就应该这样做。

    但站在中立立场上,不得不说,侯爷挺渣的。

    他的所作所为,一直是对继室的伤害。

    继室给落难公?#21451;?#20013;送炭。

    落难公子渡过难关后,就把恩人甩到一边。

    怎么看,就是没有良心。

    ?#20998;?#19978;?#34892;?#38382;题。

    “对了,王爷,如果你是镇南侯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是镇南侯?”唐王说。

    说话时,他瞪大?#25628;?#30555;,摇着头,不打算接这个送命题。

    谁知道妻子有可能站在那个立场上?

    一个不?#20040;?#38169;。

    EMMMMMM

    ?#28982;?#26029;了。

    跑不掉。

    唐王妃微微一笑,坐在唐王身边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眼睛,王妃和蔼可亲地说:“王爷,我只是让你代入一下,并没有?#30340;?#30495;的是镇南侯。”

    唐王赶紧握住妻子的手,说:“我可不是那个?#35828;埃?#20294;不可否认的是,镇南侯府算是没有后力,早早晚晚会没落下去。”

    王妃笑着说:“你可不能这?#27492;擔?#24403;年镇南侯府可是不少贵女争先恐后嫁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王妃的话,唐王摇摇头,嘴角带着几分嘲弄的笑容,镇南侯府的奇葩特别多。

    然后说:“早年不说,以现在镇南侯府那些人的表现看,一个个都是垃圾。”

    “有句话说:吃水不忘挖井人,镇南侯府的人一个个靠着海氏的钱财活得好,却一个个在背后说坏话,这种人?#19968;?#33021;好,才怪!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是这样的想法,他们是过于看重海氏的出身吗?”王妃说。

    唐王就是一笑,“商女?这也没有什么,这一点也就是一个小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商女?#20040;?#26159;良民,而不是贱籍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觉得商女也没有什么差的。”唐王妃说。

    唐王瞪大?#25628;?#30555;看着妻子,不知道妻子为什么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王府可也是做了不少买卖,王爷,你说咱们算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吧!”

    “不都是一样?#24656;?#19981;过你的后台硬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唐王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知道,要是家里费用全部依?#24656;值?#30340;收入,虽然不会饿死,但绝对不会让王爷活得如此滋润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是这?#27492;怠!?#21776;王看着妻子,摇着头,带着几分决断,说。“我可是有俸禄的。”

    唐王妃笑着说:“是有,但王爷,你想过没有,你买的那些前朝的字画要花多少钱?”

    唐王?#20102;?#20102;一下,还大约在心里算了一下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?#19981;?#25910;藏书画的人。

    他每一年在书画上要花费不少钱财。

    要是只?#25248;?#31108;。

    的确是不够。

    他这人是绝对不收?#32043;?#20154;的惠赠。

    因为别人给的东西绝对是有求与他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能不能帮上忙?

    算了吧。

    现在的皇帝倒是亲爹。

    ?#34892;?#38382;题搞不定,说不定打一顿就过去。

    可要是亲爹故去,改成?#20540;?#19978;台,这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掺和朝政,早晚?#22993;埂?br/>
    他宁可自己花钱去买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也不收任何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一条是他保命的准则。

    那么就意味着他要有钱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多亏王妃精打细算,广开财源,才能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他这?#35828;?#26159;光棍,想清楚后就点点头,“说起来,要不是?#25512;?#26377;本事,我怎么能过得如此快活?”

    “夫君,你?#27424;?#22971;本是一体,自然是相互扶助,而且妾这些年来,过得很好。”唐王妃听后,笑着说。

    当年她认识的那些闺中女子,都基本出嫁。

    只是嫁后的境遇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有红颜薄命去世的。

    也有夫妻离心,过的是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也有看上去风风光光,实则是内里污浊不堪的。

    还有最后一种,她们不得不看破红尘的,决定清修。

    唯独她这个看上去,并不怎么吃香的唐王妃,活得是最好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自己和妯娌做了一下比较,有了对比,感觉自己真的是命好。

    同为皇家?#20445;?#20854;他王妃们都是忙着为自己的夫君拉帮结伙,一个个还要笑着给夫君纳妾。

    各个王府里,纳那些妾室也多是有?#23631;?#30340;,作为王妃还不能轻易打压。

    在唐王妃看来,那些王爷一个个看上去倒像是当小倌。

    当然,关于这一点,她打死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她就怕自己夫君要是知道。

    没准嚷嚷出去。

    那么,?#22993;?#30340;人绝对是她。

    对于唐王妃活得如此轻松,?#34892;?#19968;枝独秀。

    其他那些王妃,大都是?#34892;?#19981;爽,凭嘛同为王妃,就她一个活得如此自在?

    ?#34892;?#20154;想要找事,就想着要给唐王?#22270;?#22974;。

    结果唐王打死也不要,说什么太花钱。

    皇帝知道后,把唐王叫去。

    大大数落了一番。

    说他畏妻如虎。

    但唐王一口咬定没有的事。

    姬妾就是不要,还和皇帝算了一?#25910;恕?br/>
    说他真的是养不起那些美人,太能花钱。

    皇帝最后也不在意,反正这个儿子就是冥顽不灵。

    ?#28909;?#19981;想挣大位,那么独宠王妃的情种算不上什么缺点。

    其他王爷看了一下,感觉这位?#20540;?#26159;胸无大志。

    而且结交的人,也是那种以书画为主的人。

    在他们想来,要是其他?#20540;?#20063;这样就好。

    在交锋时,都没有把唐王算在其?#23567;?br/>
    如此下来,他?#27424;?#22971;两个人活得很是自在。

    当然这样做,也是?#34892;?#32570;点。

    就是唐王府的人没有什么过硬人脉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交接的,都是那种没有权利欲的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没有太大的用处,和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多深的交流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样,唐王的亲爹还是?#34892;?#19981;怎么放心。

    皇帝这个位?#31859;?#20037;后,疑心病就会变得很大。

    他看着唐王的举动,但总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唐王看来太没有权利欲。

    太不像是皇室中人。

    皇帝也知道唐王绝对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长得很像他。

    不是戴绿帽子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皇帝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想法很有趣。

    一心想要皇位的儿子,他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生怕长大的儿子,?#34013;?#20182;手里的权利。

    而唐王这个一心不要皇位的,他也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总觉得不正常,是不是有别的大招一直憋着,就等着机会到来/

    还是派人盯着唐王。

    这?#38382;?#38388;里,他就发现儿子一家多了异动。

    全家人?#40644;?#22806;出到了庄子。

    而且是好几次。

    皇帝是很奇怪的,不明白为什么?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这一家,是去见唐王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甚至唐王妃特意和丈夫的恩人结拜为金兰姐妹。

    皇帝知道后,心里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个唐王妃是什么想法?

    海氏的资料很快就摆在皇帝面前。

    皇帝看后,就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皇帝眼里,一个商女,就是家有万贯家财。

    也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海氏的出身和官宦出来的人比,算是低微。

    唐王妃和她结拜后,绝对是让她的身份?#32963;?#19981;少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浙江体彩飞鱼一天几期
白小姐一肖一码开香港内部一肖 足球手抄报比赛方案 福建11选5前三组走势图 23号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赛马会看图找生肖 手机彩票软件哪个最好 c罗总进球数 3d跨度分布图 好日子高手心水论坛 吉利心水论坛特码诗 百发百中彩票 河北快3遗漏分析 苹果色情直播app下载 北京pk10牛牛技巧 3v重庆时时彩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