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江湖我独尊 > 第9章 以我为主,高手分流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6922473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晚上,欧阳野练习永字八法一直练到困倦,将练的字烧掉后,这才服用了一颗十全大补丹睡去。

    他白?#36134;?#21507;药膳肉食也有补益气血的功效,但效果?#31449;?#19981;如十全大补丹。以他目前的练武强度,就算再翻两倍,每日一颗十全大补丹便绝不会有气血亏损之患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并不知晓这十全大补丹的丹方,否则就能自?#35088;?#20316;,乃?#32451;?#21334;获利了···

    次日,天刚亮,听见院内厨房有了动静,欧阳野便起来了。

    厨房有?#27492;?#26152;日吩咐煨好的骨头汤,他洗漱之后喝了一大碗,便开始练功。

    先是练咏?#21917;?#23567;念头、寻桥,一套各三遍,然后便回到卧室打开窗户,盘膝坐在床上练习十三太保横练的内气功。

    这内气功需摆一个“罗汉归位”的静坐姿势,一?#25105;?#28860;气一刻钟为最佳,每日一至三次即可。

    欧阳野这内气功已经小成,气感深刻,故而练了一刻钟便满意收功。

    然后欧阳野?#20540;?#38498;?#27704;?#32451;习破锋?#35828;丁?br/>
    这个过程中,高强、陈来也相继起来,洗漱之后,高强跟着练习破锋?#35828;丁?#38472;来见状也跟着练了一会儿,但很快就觉难受,干脆独自练习咏?#21917;?#25307;式。

    练到太阳初升,欧阳野才停下来吃早饭。

    早饭也是米饭、药膳肉食、蔬菜,至于水果,则是一直都备好的,想吃便吃。

    穷文富武,在这个世界可不只是说说而已。习武练功最是消磨精神气血,功夫偏向外练的更是如此,必须得注意进补,才不至于亏损元气。

    刚吃过早饭不适合习练动作剧烈的武功,欧阳野便带着陈来、高强去给欧阳虎请安,然后向其请教咏?#21917;?#39034;带再听其讲讲闯荡江湖的事迹,?#31169;?#19968;番这个世界的武林,获取一些江湖经验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江湖上的?#25490;?#24110;会可有?#35009;?#27491;邪黑?#23383;?#20998;吗?”欧阳野问。

    欧阳虎听?#23435;?#24494;眯眼,道:“名义上是分正邪,也分黑白的,但正派人士未必全都行善,?#26263;?#20043;人也未必全都为恶。另外,善恶也是相对的,一件事对这人为善事,?#38405;?#20154;来讲说不定就是恶事了。”

    ?#26263;?#26159;黑?#23383;?#20998;,多是指江湖人的营生。如我们神?#26223;?#36137;卖各种?#38745;模?#26159;正大光明的生意,算是白道;如那乡野之中打家劫舍、拦路抢劫的,城市之中头?#24471;?#25296;骗的,乃至于江河陆上贩卖私盐等朝廷禁物的,便算是黑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我最初闯江湖?#20445;?#24120;为这江湖上的正邪黑?#23383;?#20998;所困扰,直到好几年后才明白一个道理。别管?#35009;?#27491;邪黑白,以我为主,才能在这江湖上活下去,并活得好!”

    “以我为主?”欧阳野面上露出一副疑惑的神色,但他心里却又是另一番想法。

    按照欧阳虎所言,他前世算是半个混黑道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“以我为主?#20445;?#20182;前世无亲无故,后来又曾遭?#20540;?#32972;叛,从此行事便自私自利,似乎已经将“以我为主”的思想做到极致了。

    欧阳虎并不认为这种世情他儿子能生而知之,当即解释道:“不错,以我为主!别管他?#35009;?#27491;邪黑白,对我好,于我有利的,便是善;若对我不好,欲图谋我?#35009;?#30340;,则为恶。以善我恶我分之,如此简单而已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欧阳虎喝了口参茶,歇了会儿,?#20540;潰骸?#37326;儿,日后闯荡江湖有一件事你一定要谨记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日后你除非是武功到了第三境、第?#26408;常?#21542;则遇到了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,又或者是成名的?#26263;?#39640;手,便有多远躲多远,最好永远?#28784;咏?#20182;们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在那些?#25628;?#20013;,我们这些第一境、第二境的习武之人,性命与蝼蚁无异。他们要取你性命,顺手就取了,是不会考虑太多的。并?#20063;?#35770;他们是正是邪,都不会有人事后说他们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取你性命的若是名门正派弟子,人们会认为是你冒犯了他,自取祸端;若是?#26263;?#39640;手,人家更会说是你倒霉。除了?#30528;?#22909;友,没人真心替你出头!”

    欧阳虎说这些话时语气颇为激愤,显然是经历了?#35009;?#25165;会产生这种有点偏激的想法。

    欧阳野听得直皱眉。

    并不是觉得欧阳虎想法有问题,而是担忧,便问道:“父亲,那些名门正派的弟子以及?#26263;?#39640;手就有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欧阳虎道:“成名的?#26263;?#39640;手都有战绩在江湖上流传,其实力自然毋庸置疑。至于那些名门正派中成名已久的,也都有战绩流传于江湖,实力也无需?#23460;傘!?br/>
    “我只?#30340;?#20123;名门正派的年轻弟子,他们自幼开始习武练功,学的是师门传承已久的精妙武?#36857;?#32451;的是正宗炼气玄功。一般都是习武七八年乃至十余年,将内功练到真气游走小周天,武技练到登堂入室,才会出山磨砺,行走江湖。”

    “真气游走小周天便是进入了真气?#24120;?#20063;即是第?#26408;場?#32437;然是打斗经验差些,但依?#22871;?#31934;妙的武?#36857;?#23454;力至少也有第?#26408;?#38738;手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于第一境、第二境的习武之人来讲,他们如何能不厉害?”

    听了欧阳虎这番话,欧阳野基本确定,欧阳虎肯定是曾经在名门正派的年轻弟子手下吃过亏,甚至受过辱。

    这事欧阳虎不愿意说,他也不好问,只能心里记住,将来查明了是谁,若有机会,定让那人好看。

    随后,欧阳野便转?#23631;?#20010;话题,道:“父亲,这武道究竟有几?#24120;?#24403;世武功最高强的人又是哪一境呢?”

    似乎是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,所以欧阳虎微皱了下眉头,才道:“武林中皆传武道有九?#24120;?#22240;为九为数之极,但我知道具体称谓的却只有六?#24120;?#20174;第一境到第六境分别是:技击、内练、圆融、真气、三昧、先天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当世武功最高之人处于哪一?#24120;?#25105;一个才到第二境的人,又不是出身名门大派,如何能知晓?不过,我倒是能告诉你这江湖上对各境界高手的别称。”

    “各境界高手的别称?”这次欧阳野便是真的疑惑,而不是在装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欧阳虎微笑了下,又喝了口参茶,才接着道:“你当知道,武林中对每一武道境界的习武之人又根据其实力细分为青手、好手、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青手、好手我们?#20063;?#35828;,今日只说这各境界高手的别称。江湖上,第一境、第二境的高手其实都是个笑话,被统称做不入流。唯有到了第三?#24120;?#21363;圆融境的高手,才算入了流,但也只被称作三流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以此类推,真气境的高手便是二流高手,三昧境的高手便是一流高手了,先天境的高手则被称为超一流。而且,三昧境其实便没有所谓的青手一说了,因为能将武功练到三昧?#24120;?#23601;绝不会缺乏战斗经验,基本上境界一到,立马便能发挥出相应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欧阳虎一顿,歇了口气,便问道:“你能从当今武林对各境界高手的别称中看出?#35009;矗俊?br/>
    ?#20843;?#24179;!”欧阳野在听的时候就一直在思?#36857;?#27492;时听欧阳虎问起,便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,“我看出?#35828;?#20170;武林习武之人的大概水平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欧阳虎欣慰的点头“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欧阳野稍稍组织了下语言,便道:“?#28909;?#19977;昧境的高手被称为一流,?#24471;?#27494;功达到三昧境的人在江湖上绝不多,很可能就是几十之数。至于先天境的高手,?#28909;?#34987;称为超一流,就?#24471;?#20154;数极少,想必多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,也许还不超过十人!”

    欧阳野本以为自己这番揣测应该八九不离十才对。

    谁知欧阳虎听了先是点头,随后却又摇了摇头,道:“你的分析,虽然与当今江湖上流传的一流、超一流数目很相近,但却漏掉了一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,有部分三昧境以及先天境高手根本不再江湖上走动,名声自?#28784;?#23601;没流传出来。所以,这世上一流、超一流高手的数目绝对比你揣测的要多。”

    “更别说先天境之上还有三个境界,哪怕只是传说,也未必就没有人达到。所以,野儿你且记住,日后不论获得怎样的成就,都?#28784;?#23567;觑天下人。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一句?#20445;?#27431;阳虎看?#25490;?#38451;野,神色极认真。

    欧阳野也认真地点头,道:“孩儿一定铭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多说了,?#20882;?#26124;教授你咏?#21917;?#30340;标指,他学艺不精,若教的不对,我正好可以在一旁指正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两日后,欧阳野学完了咏?#21917;?#30340;标指以及木人桩法,开始以欧阳昌为陪练练习沾手。

    “咏?#21917;?#30340;沾手修练分为单沾手、双沾手、盘手、过手四步,练得是手部感觉···”欧阳虎正说着,便停了下来,因为后院院门处来了一名汉子。

    欧阳虎将宅院的防卫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院墙,另一部分是大门。让他的两个心腹为头目,各带数目不等的弟兄分别负责。

    负责守卫院墙的头目叫杨雷,而负责守卫大门的便是刚来这个汉子,?#27427;?#24403;。

    杨?#20303;?#26446;当都算是第一境的高手,但实力都逊于田雨浓,只和欧阳昌相若。

    欧阳虎示意李当进来,抬眼问道:“?#35009;?#20107;?”

    李当不自禁地看了旁边欧阳野一眼,便拱手道:“田雨浓回来了,提了礼物,说是来看望少帮主。”

    欧阳虎听了与欧阳野相视一笑,因为他们都料到田雨浓会有此一举。

    于是,欧阳虎便道:“你去领他进来吧,直接领到东跨院去看望野儿,走慢点。”

    李当作为心腹,对欧阳虎父子俩的计划是知道一部分的,因此?#35009;?#22810;问,自己拱手应是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【求收藏,求推荐,求分享宣传支持!】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浙江体彩飞鱼一天几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