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妃倾天下:王爷请自重 > 第718章 嫁人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6922473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第718章  嫁人

    白凤玉目光殷切,情绪更是隐隐?#34892;?#28608;动,不得不说,人上人这几个字着实戳动了许大夫的心。

    谁不想成为人上人?

    可惜出生的身份却是不能选的,按?#36134;?#29616;在的情况来看,即便是医治百人千人,也最多是在将行就木的时候能?#34892;?#38134;子回老家开一间医馆,可那时候他已经老了,他的子女也不过是药童农女,一辈?#29992;?#20160;么大出息,但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?#28909;?#30333;凤玉真的能怀上了他的孩子,这个孩子又是晋王府的长子,便不说他将来可以继?#24515;?#23467;轩的爵位,便是能分一些财产,也是要轻轻松松的超过他们奋斗几辈子了。

    许大夫眸光微动,脸上的表情已经微微有所动容,白凤玉继续诱导道:“况且,你也看见了王爷的态度了,我这腹中若是没有真的一块肉,十月怀胎之后,你我都是吃不了兜着走,何必要受苦呢!”

    “还不如?#31859;?#29616;在心狠一些,到时候可是有着享受不尽的荣华?#36824;螅?#35768;大哥,你一定要帮我啊!现在除了你,没有别人可以帮到我了!”说话间,白凤玉眼眶中盈盈已经?#20102;?#30528;泪意:“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肌肤之亲,便是再没有退路了!”

    “许大哥,你便听我一次,帮帮我吧,以后这荣华?#36824;螅?#26159;少不了你的!”

    白姨娘婉转哀求,屋内瑞兽香炉中的香?#20185;星一?#26410;燃烧殆尽,许大夫看着脸颊潮红的白姨娘,喉结滚动。

    “扑哧——”

    白姨娘心领神会的牵着许大夫的手,二人又重新回到了软榻上。一连数日的清扫马?#29301;?#35753;张奶娘身上也沾染了马厩的臭味儿,每每路过其他的奴仆的身边的时候,总是会让人不自觉的的捂住口?#29301;游?#26085;晋王府风光的管家奶娘到现在人人厌弃的奴才,张奶娘不过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便用自己的切身经历证明了人生是真的可以大起大落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这般劳累能让陈?#20504;?#26082;不必再回乡下的庄子,还能不用嫁给宁远那个下贱的奴才,倒是让张奶娘心中的恨意稍稍平息了,张奶娘也是豁出去了,卖力的按照林绘锦的吩?#26469;?#25195;,不想让那林绘锦再寻了借口为难自己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马厩已经彻底从头到尾的清扫干净,夜色已深,张奶娘颓然的放下清扫的工具,便向着陈?#20504;?#30340;院子走去,她已经好久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了,之前她也数次想要去看看陈?#20504;唬?#21487;惜都被林绘锦的人以她并未完成王妃的交代而给拒之门外了,现在……

    马厩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便是林绘锦想要再?#20063;?#20063;不成了!

    张奶娘迈着酸痛的双腿,一点点的,动作缓慢的向着陈?#20504;?#25152;在的院子挪动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路走来,她却是狐疑的看着甬道两侧的装饰。

    虽然比不得前段时间林绘锦嫁入王府那样喜庆奢华,可是青石小?#35835;?#20391;皆是张灯结彩,贴着大红喜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张奶娘顿时心中一紧,也顾不得身体上的酸痛,加快着?#25386;?#30340;到了陈?#20504;?#30340;院子。

    院内的红?#23631;?#25346;着的更多了,就在门口,张奶娘还看见了崔喜和翠屏的身影,而屋内,隐?#24049;?#20687;传来女子的哽咽哭声……是……陈?#20504;?#30340;声音!

    张奶娘克制着多日的心中的恨意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,几乎是疯一般的上前扭打着崔喜和翠屏两人:“你们几个小贱人,和你们的主子一样贱!”

    “明明答应了?#28784;?#25105;去打扫了王府,清了马粪便不再为难我们?#20504;唬?#20320;们?#36828;?#26080;信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做会遭到报应的,你们放开,放我进去!”

    “嫣儿,嫣儿!”

    张奶娘纵然这幅身子骨孱弱娇贵,可此时眼见着陈?#20504;?#34987;毁,便是再也顾不得其他,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上前扭打着两人,陈?#20504;?#26159;她的指望,若是陈?#20504;?#34987;毁了,张奶娘以后也没了指望了!

    “我这就入宫,到皇后娘娘的面前告你们,林绘锦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张奶娘的咒骂声一句比一句难听,到了最后,竟然直?#21448;?#21628;林绘锦的名讳,而房门内听到外面声响的陈?#20504;唬?#21017;是拼命的挣扎呜咽,似乎想要弄出更大的声响来引起张奶娘的注意。

    崔喜和翠屏被突如其来的张奶娘打了个措手不及,被拎着的头发也是将两人扯痛,哀嚎出声:“张奶娘,你放肆!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当众咒骂我们王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松手!”

    “快点松手!”

    “不松!我要打死你们这几个小贱人!”

    “放了我女儿!”张奶娘红着眼眶,双手却是狠狠的用力,竟直接将翠屏头上的一缕发丝给当众?#35835;?#19979;来,疼的翠屏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,崔喜也衣衫凌乱,样子狼狈。

    原?#26223;?#38745;的小院顿时嘈杂起来,弄出了不小的声响,晕红的?#23631;?#20809;芒照在众人的身上,?#27809;?#32531;而来的林绘锦脸色阴沉,凤眸眸光更是?#40644;?#20912;冷:“都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,身后的小厮更是上前强行将扭打在?#40644;?#30340;张奶娘等人拉扯开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崔喜和翠屏眼角湿润的看着林绘锦,张奶娘却是怒火中烧的瞪着林绘锦,张牙舞爪:“林绘锦,你这个?#36828;?#26080;信的小人!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“这边假意答应了我,故意羞辱我折磨我,那边却还在糟蹋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张奶娘咬牙切齿:“你的眼里还有王法吗!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是奴婢,可我也是卖身给王爷的,而并非你林绘锦,你没有资格如此决定我的生死!至于嫣儿,她更是?#28216;?#21334;身为奴过!”

    张奶娘照顾南宫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皇后娘娘仁慈,便将陈?#20504;怀?#20102;奴籍,她不过是依仗着张奶娘的关系才在王府中居住着的,并不算是晋王府的奴才,也就由不得林绘锦发落处置。

    林绘锦目光幽幽的盯着愤怒的张奶娘,声如寒雪:“王法?”

    ?#30333;?#26684;?”

    “你和你女儿堂而?#25163;?#30340;算计的我时候,可曾这么问过自己?”林绘锦红唇轻启,缓缓的吐出这么几句话,却是让盛怒中的张奶娘当即熄了怒火:“我们已经知道错了,并且也是你答应了我,?#28784;?#25105;听你的命令……”

    张奶娘不?#24066;?#30340;辩解,却被林绘锦冷漠又威严的声音给堵了回去:?#25353;?#24212;?”

    “本王妃何曾答应过你,?#28784;?#20320;去听从本王妃的吩咐,便和你既往不?#36427;俊?br/>
    林绘锦从来都没说过这样的话,只不过是张奶娘想的太美,自己臆想出来的,这就怪不得林绘锦了!

    对人造成伤害的时候心狠手辣,再弱势的时候变想要道歉来化干戈为玉帛?

    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道歉有用的话,还要王法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奶娘望着林绘锦那张绝色倾城的脸,竟然久久都没说出话来,心中又气又恨,林绘锦的确是没说过,可也没有拒绝过,眼见着房间中陈?#20504;?#30340;哭声越来越微弱,张奶娘心中一横,豁出去脸面跪在了林绘锦的面前:“王妃……王妃娘娘饶命!”

    ?#25353;憂白?#26377;千万般不是,都是老奴的错,是老奴没教?#38376;?#20799;,险些让王妃容颜尽毁,还请王妃您大人大量,就原谅?#20504;?#36825;一次吧,老奴保证,以后?#20504;?#37117;不会出现在您的面前了!”

    人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珍惜。

    从前张奶娘和陈?#20504;?#20415;是不满足自己生活的环境,想要的更多,结果贪心不足蛇吞象,现在落魄了,反倒是怀念起当时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可惜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。

    林绘锦冷漠的将张奶娘踢开,居高临下的看着张奶娘:“本王妃已经是放过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凭借你女儿对我所做的事情,我无论是进宫告御状,还是回相府诉苦,你觉得……她还会有命在吗?”

    不管怎?#27492;?#26519;绘锦都是南宫轩明媒正娶的晋王妃,陈?#20504;?#19981;过一介平民身份,仗着张奶娘?#38405;?#23467;轩的哺养之恩已经算是格外的恩赐了,可她却不知满足,陷害堂堂晋王妃?怕是处以极刑也不为过,至于相府……

    ?#37325;?#30456;一向爱女如狂,要是知道有人胆敢陷害林绘锦,?#37325;?#30456;怕是豁出去性命也要替林绘锦讨回公道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没有声张出去,林绘锦就真的是已经给了这?#38405;?#23376;天大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知晓这其中利害的张奶娘,只觉得浑身瘫软,连争吵的力气都没有,一双布满皱纹的眼眶下,眼眸泪水浑浊。

    “人要懂得知足常乐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便也将话摆在这里了,若你们母女?#20384;?#23454;实的接受我的安排,从今以后,你们在王府中依旧可以颐养天年,王府还可以像从前那般养着你们,我也不会再来找你们的麻?#24120;?#21487;你们若还是贼心不死,想要再多生事端,届时,就?#28784;?#24618;我做事绝情,半分情面都不留!”林绘锦甩袖,声音幽幽的说出这番话之后便霸气离开。

    崔喜扶着翠屏也紧跟在林绘锦的身后。

    张奶娘颓然的坐在地上,无助的望着那紧锁的房门,可是她却浓浓的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这一刻……她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:“嫣儿……嫣儿……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?#21364;?
浙江体彩飞鱼一天几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