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娇华 > 342 陈年旧事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6922473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楚管事这一次进去没有多久,很快便出来了。

    魏从事忙看去。

    “魏从事,我家娘子说帮,?#32972;?#31649;事笑道,“要多少帮多少。”

    看到魏从事明显愣住,楚管事笑着将手里的?#23383;?#21644;笔递来:“魏从事,这边来,纸笔在此,您自己写,想要?#35009;?#37117;?#23567;!?br/>
    魏新华做?#25105;?#33324;,伸手接来纸笔,顿了下,说道:“楚管事,莫非你家娘子认识阿梨?”

    “对啊,?#32972;?#31649;事大大方方应下,“我家娘子这条命还是阿梨救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魏从事收回目光,在纸上落字,心里面?#34892;?#37057;闷和心虚。

    他跟那女童顶多就一面之缘,认识都谈不上,现在在这边借着这女童的名号,怎么觉得自己有点在骗吃骗喝……

    ?#36824;?#39575;了?#25512;?#20102;,而?#39029;?#23601;要吃得饱,他魏新华别的没有,脸皮的厚度管够,所以非常不?#25512;?#30340;,魏从事在纸上写了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完?#31169;还?#21435;,楚管事看?#25628;郟?#35828;道:“就这么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魏从事先回吧,这些东西随后便送去官府,您不用担心,?#32972;?#31649;事说道,“我拿去给我家娘子看。”

    魏从事恍恍?#20415;?#28857;头,搁下笔告辞。

    楚管事进得别厅,?#38405;?#27491;在窗边与自己对弈。

    载春端着银耳汤进来,听到?#38405;?#28129;淡说道:“就这么点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?#27492;?#30340;。?#32972;?#31649;事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梨的面子不止,?#38381;阅?#23558;单子递回去,“加十倍,若魏从事觉得多?#23435;?#29992;处,让他送去城外救救灾民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?#32972;?#31649;事接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楚管事离开,载春收回目光说道:“娘子,是那阿梨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?#38381;阅?#25441;起一颗白子落下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她来了呢,”载春说道,?#23433;还?#23064;子,城外那些灾民,其?#30340;?#20063;可以救的,为?#35009;?#19981;救呢,我听说死了好多好多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管一顿两顿饱,就叫救吗??#38381;阅?#26395;着棋盘,说道,“城外近十万人,要救他们,散尽我全?#21487;?#23478;也救?#36824;?#26469;。”

    载春叹气:“那只能看着他们活生生饿死和冻死了,苍生何罪呢。”

    “苍生??#38381;阅?#24565;叨着,转眸往窗外望去。

    ?#21543;人納认?#36830;,涂以棕漆,精细雕花,非常大,几乎凿了这一边整面的墙,?#21543;?#26368;低处垂地只余半尺,几乎落地。

    受了数十年的阴暗,如今她特别?#19981;?#20809;线,越明亮越好,所以为了厅堂明光充足,才令人凿了这面墙。

    现在?#38405;?#36523;旁的?#21543;?#24320;着,因为不在风向,窗外雪花飞扬,也丝毫不影响她静观天地。

    载春看了她一会儿,说道:“大小姐,您在想?#35009;?#21602;。”

    “江南很少下雪,?#38381;阅?#26395;着窗外,“这么大的雪,在江南几乎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呀,”载春也望去,“湖州现在不知道是?#35009;?#22825;气。”

    ?#26263;?#24180;湖州一场大雪,我被人扒光了衣服,从城里扔了出来,?#38381;阅?#24179;静的说道,“便是你所说的那些‘苍生’干的。”

    载春一惊,瞪大眼睛朝?#38405;?#30475;去。

    “那雪地太冷了,他们指着身无寸缕的我痛骂,吐了我好多口水和浓?#25285;?#21487;是我跟他们根本就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?#35009;此?#20204;要这么做呢?”载春气恼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家的好老爷,?#38381;阅?#31505;了,侧眸看着载春,“想必你不知道,赵励是个养子吧?”

    “老爷他,他是养子?”

    ?#26263;?#24180;我父?#32043;?#35201;个儿子想疯了,他养了那么多小妾,一个怀上的都没有,问题出在他自己那,他不愿承认,天天打骂那些可怜的女人,如若我不是跟他长得七分像,他不定还要怀疑我娘亲是不是背着他偷人了。后来,我爹实在生不出了,他便从远?#23458;?#22995;亲戚那抱养了赵励。好玩的是,他?#38405;?#36213;励比对我好,我年幼?#31508;?#22312;想不通,他爱的到底是血肉亲子女,还是一个所谓的姓氏。最后渐渐的,我看那赵励就像看到一个行走的成型的香火精妖怪,而看我父亲,我看到他好像背着列祖列宗的棺材板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载春听到这个?#25172;?#24573;的笑了。

    ?#36824;?#31505;完,她又马上止住,很轻很轻的问道:“那,大小姐,老爷是怎么害得你呢?”

    “你?#30340;兀俊闭阅?#25441;起棋子,垂眸端详,棋子润泽,上边的琉璃光彩很淡的映着窗外大雪。

    “毁去一个女人,可真是太容易了,?#38381;阅?#35828;道,“其实我父亲都想把家业全部给他了,但他就是非要视我为眼中钉,一步一步编造流言构陷,三人成虎,积毁销骨,别人一提及赵家?#38405;?#20415;是个放荡无耻下流淫贱的骚货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,”载春愣道,“可是我在家中听别人提及您时,都是赞誉有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遇上了我的亡夫,?#38381;阅?#26395;回天幕,叹道,“你瞧,有权势多重要,他的权势可以直接令那些人闭嘴,只可惜,我们成亲不出三年,他去重?#31169;?#21290;时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闻言忍痛去往重宜,?#25170;?#23448;府帮助,想要将他尸身带回来,但我那?#27604;?#26159;天真,我以为湖州那些‘苍生’已是人间至恶,殊不知,那些劫匪才是真正的穷凶极恶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”载春唏嘘说道,“我不知老爷竟是这样一个人,太坏了!”

    “不,?#38381;阅?#30475;着她,?#20843;?#19981;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不是人,人没有这么坏的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26159;香火精。?#38381;阅?#21448;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载春被她这样一本正经的语气又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亡夫因剿匪而死,我因去寻亡夫而失踪数十年,所以,应该彻底没有人再敢侮辱我了,?#38381;阅?#20919;笑,?#20843;?#26377;人都可?#32536;?#20570;过去的那些事情不曾发生,我却不会,可我真要去找他们讨一个说法,过去了那么多年,我又能做些?#35009;矗俊?br/>
    也的确不能做?#35009;?#20102;,载春觉得。

    她看向棋盘不远处的银耳汤,总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太惨,衣服被扒光,身体被人看光,再被吐恶心的浓痰和唾沫……她不能理解那姑爷怎么还会要她,如果是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她觉得不如死了算了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?#21364;?
浙江体彩飞鱼一天几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