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> 第610章 小姜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6922473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谢东点?#35828;?#22836;,转身进了医生办公室,把郑慧喊了出来。略微想了下,带着她到了隔壁的房间,关好房门,这才一本正经的对郑慧说道:“现在,组织上决定交给你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,这件事关系到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世界和平,有非常重大的历史和现实意义.......”

    还没?#20154;?#21457;挥完,郑慧已经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让我给当翻译呀?#20426;?#22905;一边笑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这丫头,脑子转得是真快啊,他想,只好笑着点了下头。不料郑慧把脸一扬,噘着嘴道:“我才不干呢,又当助手又当翻译,打算活活累死人啊?你还是让那个迈克翻呗。”

    没想道小丫头会这?#27492;擔?#20182;一时有点懵了,郑慧见状,眼珠子叽哩咕噜转了几圈,然后笑嘻嘻的说道:“要是非让我当也行,但是得答应我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啥条件?#20426;?#20182;问。

    郑慧歪着脑袋想了想,忽然换了一种口气,走过来嘟嘟着嘴道:“老师,你都答应收我为徒了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可总是推说有这个事那个事的,到底要拖到啥时候啊?现在给了我一个助手的职务,可助手和徒弟,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啊,助手是工作关系,和师徒是?#20132;?#20107;,自古道,师徒如父?#21451;劍?#20320;要是收了我这个徒弟,等将来你老了,我一定好好孝敬您,让您安享晚年,给您养老送终。”说完,自己都没憋住,扑哧一下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个丫头?#30333;櫻?#20182;在心里嘟囔了一句,不过自己也笑了,略微想了下,也感觉这件事拖得确实有点长,于是叹了口气道:“郑慧啊,其实,我不是?#23460;?#25302;,是因为确实有苦衷,只不过有些事没法告诉你而已,不过今天?#28909;?#25552;起这件事,那我也就不再往后拖了,反正将来要是一旦有变故,老郑大哥?#19981;?#21578;诉你实情的。这样吧,我今天回去查下黄历,挑个日子,正式举行个拜师仪式,怎么样,这回总可以了吧?#20426;?br/>
    郑慧一听,马上便笑逐颜开,连忙高兴说道:“那太好了,?#28909;?#36825;样,那师父的话就是命令,我肯定一字不落的给你翻译好!”

    谢东笑了下,将电话号码给了她,然后又详细交代了一番,郑慧这才将电话挂了过去,接通之后,果?#25381;?#35821;非常流利,交谈一番之后,?#21494;狹说?#35805;,笑着对他道:“OK了,她对我们这儿也不是很熟悉,我约她在宾馆一楼的咖啡厅见面,走吧,咱们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谢东犹豫了下,觉得在宾馆一楼好像不是很妥当,万一让迈克撞上了岂不有些尴尬,不过转念一想,宾馆那么大,?#28909;?#20102;之后,再见机行事吧,于是便点?#35828;?#22836;。

    两个人换好了衣服,刚出了住院部,他的?#21482;?#21364;响了,还以为事情有变,赶紧拿出来一看,却发现是青林的来电,不由得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自从到了省中医研究?#35088;?#21518;,他和青林只见过一次面,再就没什么联系了,前几天,他还在心里想过,也不知道这小子最近在忙什么,可让乱七八糟的事一搅合,也就给冲淡了。

    这个臭小子,没事的时候不打电话,偏偏?#20185;?#26377;事来添乱,他嘟囔了一句,?#34892;?#20808;不接,等和史密斯夫人见面之后,抽时间再给回过去,可转念一想,正好要收郑慧当徒弟,挑日子和张罗仪式这种事,让青林来做是最合适不过了,事?#28784;?#36831;,边走边说吧,于是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小姜出事了。”电话一接通,青林开口便说道。

    他被这句话吓了一跳,说心里话,因为小玉的缘故,他总感觉愧对小姜,这个徒弟为了他没少吃苦头,在最无助最困难的时刻,陪在他身边,挨打挨骂什么的就不用提了,就拿一个多月前,被陈俊生绑架的那件事?#27492;蛋桑?#35201;是从根儿上论的话,?#19981;?#26159;与他有关,本以为博得了小玉的芳心,可当听说了小玉的身世,又只能无奈的离开......

    现在一听说小姜出事了,他的心里不由得一沉,赶紧追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#20426;?br/>
    青林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,今天已经是快一个礼拜了,我知道你那边事情多,就没敢告诉你,他被抓了,而且可能是很重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啥?!你不是说他回老家了,一直也没回来吗?怎么好端端的就被抓了呢?#20426;?#20182;一口气问道、

    青林无奈的道:“其实他早就回来了,只是不让我告诉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一听顿?#26412;?#28779;了,不禁提高了嗓门埋怨道:“他糊涂,你也糊涂啊!说不让你告诉,你就真不告?#21591;錚?#24555;说吧,到底是怎么会事?#20426;?br/>
    ?#20540;?#25226;陈俊生给捅了,本来我合计只是扎伤了,大不了想办法给凑点钱赔偿呗,可是刚刚得到的消息,陈俊生昨天夜里因为抢救无效,死在北方医院了,所以,这就等于是杀人罪了,恐怕就不好办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操!”他气得骂了句脏话:“你这个大师兄是怎么当的啊,他回来之后避着我,本身就?#24471;?#36825;里面有问题,结果你知道,不赶紧告诉我,还.......”他一时着急,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青林长叹了一口气:“师父,这事你骂我,我也没说的,可是......算了,有些话,还是咱们见面聊吧,我已经找了朋友,明天能破例安排一次见面,到时候你?#40644;?#21435;吗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废话!我能不去吗?还有,你还得托点关系啊,让他在里面少遭点罪......”说到这里,他略微思考了下又接着道:“别在电话里说了,我这边有点急事要处理,你要是过来,?#25302;?#22312;我办公室里等我,我处理完了,回来咱俩在详细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这就过去。”青林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?#21494;狹说?#35805;,他仰天长叹一声,?#27785;搜?#37073;慧,本来想说几句,最后却还是把?#25226;?#20102;回去。

    郑慧冰雪聪明,再加上刚刚也多少听了几耳朵,见他愁眉不展的样子,于是便小声说道:“您别上火,我肯定好好学本事,绝对不给您惹麻烦。”说完,略微停顿了下,?#20540;潰骸?#20986;事的是师?#32844;桑?#35201;是有啥需要的,尽管告诉我,我可以让?#32844;?#32473;想想办法,另外还有周叔叔啊。他也能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他低着头想了下,其实还真行,郑钧和?#29616;?#20063;许真能帮上些忙,搞不好确实得麻烦他们,另外还有丁苗苗,她干了那么多年法制专版的首席记者,在公安和司法系统认识好多人,应该也能帮忙托个人情。于是便点头道:“这事啊,可能真要麻烦你?#32844;?#20102;,算了,先不谈这些,还是赶紧把史密斯这点事弄利索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出了医院,坐出租车到了史密斯夫人和迈克租住的宾馆,进了大堂之后,往咖啡馆里一看,果然见史密斯夫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,于是走过去,简单寒暄过后,史密斯夫人突然指着另一侧说了几句,郑慧听罢翻译道:“她说咖啡厅里人多,说话不方便,对面是茶吧,有包间,在里面说话方便些,问咱们是否同意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正合谢东的心?#36857;?#20110;是连连点头,几个人出了咖啡厅,穿过大堂进了茶吧,径?#32972;?#19968;个雅间走去,推开房门往里一看,谢东不由得愣住了。原来里面已经坐着一位,正是那个始终不曾露面,而且大半夜的和史密斯夫人在马路上争吵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见他们进来了,也连忙站了起来。跟第一次见面时候一样,他穿戴得非常体面,起身之后彬彬有礼的说了一句,应该是句打招呼的?#25512;?#35805;,谢东虽然听不懂,但感觉好像不是英语,于是便扭脸看了下郑慧,却发现她也是一脸茫然,好像也没听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对啊,这丫头不是说精通好几国外语吗?这样想着,忽然见郑慧似乎眨了下眼睛,心里顿?#26412;?#26126;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来,这小丫头还真挺机灵啊,又来了个哑巴吃饺子---心里有数,不过这样也挺好,?#21543;?#20805;愣的,让对方放松了警惕,正好可以看一看史密斯夫人和这个男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史密斯夫人说了几句,估计是在介绍这个男人。随即郑慧翻译道:“夫人说,他叫安德烈,美籍法国人,是史密斯最好的朋友跟合伙人。还说,他今天也要来听听我们之间的谈话,问你是否介意。”

    谢东笑了,心中暗想,你要是不介意,我有什么可介意的,于是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个态度很明了,郑慧不需要翻译,几个人互相点头致意,分别落座,史密斯夫人关上了房门,与安德?#19968;?#30456;交谈了几句,然后才转向他和郑慧,抱歉的说道:“安德烈英语说得不好,我们俩只能用法语交流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郑慧连连点头,简单翻译给了他。

    他则淡淡的笑了,略微沉吟了下,正色说道:“我今天特意把你?#39029;?#26469;,是想说?#30340;?#29233;人病的事,他的病情挺奇怪的,而且发展得也非常迅速,有些不符合常理。我们经过反复研究,感觉你丈夫的病,应该是一种药物反应,准确的说,他可能被人投毒了。”说完之后,示意郑慧开始翻译,他则直勾勾的盯着史密斯夫人和安德烈的面部表情,心中暗想,我倒要看看,这两位到底是啥反应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?#31181;?#20869;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浙江体彩飞鱼一天几期
微信足彩交流群 正版(四不像)一肖中特看图找生肖 e球彩属于传统体彩 排列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彩客网排列三 88网极速时时彩走势图 双色球红球过滤 排列5预测推荐 江苏7位数开奖查询 老版特码资料 北京福彩中心招标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 大乐透走势图专家分析 3d开机号50期开奖号码 南粤36选7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