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看书啦 > 都市之至尊狂兵 > 第一千二十九章 护帝子神兵爆发,屈大势人皇赴死——为鲜花三百加更第二章

第一千二十九章 护帝子神兵爆发,屈大势人皇赴死——为鲜花三百加更第二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76922473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这群人是故意的!”多宝道人声音陡然一沉,怒道:“他们?#24515;?#21147;阻止我们杀世辛,等的就是这一刻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他们不想头上坐着一个名义上的主人,这个主人还是个后辈。借我们的手杀了世辛,再出来结果了我们,断掉后顾之忧!”叶星河点头,目光之中透露着一抹不屈。

    师父有恙不能出,奇族走出天圣级别的人物,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天圣,圣道之中至高无上的存在,即便在奇族也不多,各大族或许只?#24515;?#20040;一两尊,有的更是一尊都没?#23567;!?#21608;围的奇族纷纷拜倒在地,大呼让天圣为死去的世辛复仇。

    “上古巨头!任何一尊都是真正的世界主?#20303;!?#39118;圣人也是叹息,可见对这群人的忌惮。

    “有赌约在先,诸位这样,?#34892;?#24378;压人一头了。”蓬莱圣人开口,张合出手他是反对的,但事情已经发生,他必须保住帝子才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赌约我们可以答应。”古天王开口,道:“人族帝路可以让你们带走,?#28784;?#30041;下这四人性命,帝路便还给你们人族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!”众人在心中暗骂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阁下虽然修为强过于我等,但我道门?#30343;?#20219;由人欺压之辈。”蓬莱圣人脸色不大好看,道:“莫非你认为守护帝子,唯有我们这等人留存于世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众人眼中都流露出思索之色,在帝道出现的那个岁月必?#30343;?#32676;雄蜂起,各种盖代人物踊跃而出,为了保证?#32422;?#30340;后代在万世之后能够顺利而行,那些帝道留有后手的可能性还是相当之高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威胁我们吗?”一位天圣走了出来,他来自于梦族,名为?#20301;耄?#26159;极其古老的存在,不知为何原因惊动了他,竟然出现在这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们还是退下的好!”上方悬着的紫金葫芦突然开口了,警告的意味十分明显,有一缕缕帝威散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帝兵?#27492;?#20102;……”众人眼?#26032;?#20986;了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“帝道神兵,你敢完全舒醒吗?”古天王冷笑,道:“世间无人不朽,你们在帝道之后得以长存,依靠的就是无休止的?#25769;擼?#19968;旦完全舒?#21387;?#26469;,距离毁灭也不?#35835;恕!?br/>
    “你若是执意要伤害帝道的后人,那我只能?#27492;眨?#23558;你屠灭!”虽?#30343;?#19968;件兵器,但此刻却霸气十足,直接冲着古天王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古天王来自于一个王族,但没有出过帝道,因此不曾具备这等神兵。

    “打起来遭殃的是你们人族!”飞族的天圣操纵破天钟阻挡而来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见创世古皇的刀?”此刻叶星河等人心中都冒出了一个疑问,世辛到死都没有古皇刀出来?#20154;?#26159;因为来不及召唤,还是刀处于封闭状态?

    “对于我而言,护住帝道后人比一切都重要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九龙道印也?#27492;?#20102;过来,降落而下,九龙真气齐齐而出,光芒万丈,强势无比。

    “若是让我完全?#27492;眨?#25105;?#19981;?#24102;走你们的帝兵,甚至屠灭一个大族!”

    “嚣张!”奇族也有帝兵觉醒,笼罩此地,苍生脚不能立,身体哆嗦个不停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太过恐怖,?#23545;?#22312;圣道之上,让人难以安生。

    “或许如此,才能给人族带来真正的和平……”星辰老人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帝?#28010;?#30041;下的至宝,可知道你们之间爆发的战争会波及整个地球,乃至于让星域陨灭!”有奇族的巨头开口,听着恐怖无比,但说的都是实话,没有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帝兵是最为恐怖的兵器,它们身上留下了帝道的印记和法则之力,随便震落一缕帝威便能毁灭一方。

    ?#23433;?#27493;相逼,无?#21451;?#25321;!”

    帝兵重要无比,帝兵在传承便在,从古至今?#34892;?#22810;帝道,也曾有过无数传承秘境,最终还是消亡了,其缘?#26432;?#26159;帝兵的消失。

    帝兵?#28784;?#19981;完全?#27492;眨?#22522;本上可以一直存在,一旦真的舒?#21387;?#26469;,该秘境在一?#38382;?#38388;内会走向强盛,有觉醒的帝兵庇护相当于走出了一个超级强者,如果在这段岁月之中能有新的人崛起则可以?#26377;?#33509;无,则灭!

    帝兵的气势在对冲,爆发出恐怖的波动,有光芒腾飞而起,法则的力量在爆裂,两件帝兵似乎被激怒,随时处于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有距离太近的祖王都受不?#33487;?#31561;威压,直接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“来,帝兵给我!”古天王借到了一件奇族帝兵,指着前方冷笑道:“你们可以试试,有我们这等人物操控,即便我手中帝兵不完全觉醒,也应该支撑的住。”

    “是?#30343;?#24212;该,要尝试一下吗?”紫金葫芦依旧霸道,葫芦口混沌气息喷薄而出,直?#24551;?#19979;一些气息,冲着他包裹而去。

    ?#26263;?#24515;!?#34987;?#27788;族走出了极其强大的人物,动用神凶将那道气息隔离,谨慎无比:“蓬莱仙帝?#30343;?#23547;常人,他在长生的道路上走的很远,这件兵器十分不凡,?#28784;?#28608;怒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就好!”紫金葫芦摇晃了起来,带着一抹高傲,道:“上古封印虽?#40644;?#24320;,但那些人还是躲藏而不出,当年我追随仙帝?#35835;?#22810;少苍天大盗!我所融化的帝血,都足以将你们的祖地浇灭!”

    “苍天大盗,那是?#35009;矗俊?#21494;星河露出了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近乎帝道或就是帝道一般的存在,他们藏匿于阴暗之处,有时会出现,为了?#32422;?#30340;修为和生命危害整个宇宙,以体?#26159;?#22823;者为首要目标。”张合解答了他的疑惑,听得叶星河内心发毛,同时响起了在罗浮星上那石碑老人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原来这群存在被称之为苍天大盗。

    “他们?#34892;?#22810;称呼,但?#39029;?#20854;为大盗的人不多,蓬莱仙帝生于乱世,有诸多诡异存在出现,是他成为帝道之后平定了一?#23567;!?#28165;灵也开口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叶星河叹了一口气,心里?#20197;?#31967;的,胜利的?#33485;?#38477;临,但师父的消息太过不?#27490;郟?#35753;他?#34892;?#24847;志消沉。

    现在的局势,更是危险至极。

    诸多奇族天圣露出了犹豫之色,最终还是古天王开口,道:“可以,你们两个道门帝子帝女,现在离开!”

    这是妥协了,毕竟真的闹起来两败俱伤,谁也不想看到。

    ?#30333;擼 ?br/>
    两个圣道一人抓住一个,迅速震破空间,不等两人反抗,当即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“叶星河……”清灵到嘴的话都来不及说了,被迅速带离了此地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无论如何都不能走!”古天王冷晒道,等同于判处了叶星河和洛光的死刑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,两个普通人也?#21494;?#31070;子下手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放尽他们的鲜血,为神子偿命!”

    外面的奇族轰然而起,开始作势,并且抨击叶星河。

    “还?#19968;?#26469;,简直作死。”

    “侥幸在奇族帝路上走脱一条狗命,还敢耀武扬威的杀回地球,并且和徐妃琼等人阴谋害死了神子,实在万死难辞其咎!”

    “叶星河要死,徐妃琼也要交出来,作为我奇族公妓!”有人大声叫嚣道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叶星?#29992;?#22320;转过头去,眼中怒意勃发,手中的黄金真流戟瞬间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诸多圣道人物都没有反应过来,那长戟便将说话之人?#21019;?#24808;嚎而死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古天王怒喝,道:“天圣当面,还敢放肆,看来没有必要审判,直?#29992;?#20102;就是!”

    他伸出了一个小拇指,这是极有侮辱性的,直接冲着叶星河按了下来,就要将他屠灭。

    天圣一出手,周遭的法则都被抽空了,化作了缕缕迸溅圣光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叶星河头顶的灯颤?#35835;?#36215;来,?#24050;?#33150;腾,将虚?#19976;?#30340;扭曲。

    “这灯不错。”古天王的眼睛倏然亮了起来,一手冲着业火灯抓了过来,就要取走。

    ?#30333;?#25163;!”

    风圣人和星辰老人同时催动帝兵挡住对方攻击,道:“叶星河也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保住叶星河?”神城的圣道冷笑起来,道:“你们愿意,你们的帝兵愿意吗?他们会为了一个外人而觉醒自身吗?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了,两位帝子之所?#38405;?#36208;,是因为帝兵铁了心的要护着他们,而叶星河,则不行!

    “老祖……”风听雪祈求似得看着风圣人。

    风圣人一脸苦涩笑意,道:“即便我说会,他们也不会相信,必?#28784;?#20882;险尝试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成年人,又?#30343;?#20667;子,哪里?#24515;?#20040;好忽悠啊!

    “洛光同理!”那?#30343;?#20154;抽出一把黄金色的宝剑来,直接踏步而来,冲着洛光就要斩下来,喝道:?#23433;皇?#24093;子,帝兵不会保你,还是做好死的准?#36212;桑 ?br/>
    他没有留手的意?#36857;?#30452;接绝杀,牵动人族众人的心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看好洛光能够成帝,在这个乱世之中给人族开辟一个太平盛世出来,自然不希望他会死去。

    ?#26263;?#24515;!”

    叶星河推动头顶的灯替洛光遮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这?#20445;?#22307;武宗方向爆发一声巨响,圣武鼎外?#24524;?#30528;腾腾?#24050;媯?#20108;话不说冲着那?#30343;?#36947;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退开!”有天圣出手,替他阻拦。

    圣武鼎一往无前,态度坚决无比,碰到一声撞了过来,直接帝兵碰撞!

    “疯了!”

    地动山摇,整个中?#35088;?#25509;裂开,地涌?#24050;媯?#21943;上天穹,如毁天灭地一般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叶星?#21451;?#36895;护住了几人,用肉身?#20540;?#37027;种强大波动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虽然?#30343;?#19968;丝涟漪,但也让叶星河的身体寸寸裂开,肌体直接暴起无数的血花,差点?#32972;?#36523;死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下方无论奇族人族,死去一片,剩下的人全?#24656;?#20260;,在恐惧之中哀嚎,往外爬去。

    奇族有两位祖王迎面躲闪不及,连叫都没叫出来,血花也未曾散落,直接蒸发消失而去。

    “谁要杀洛光!?”

    圣武鼎中响起一股威严的声音,道:“你们若?#21494;?#25163;,我就地炸裂,你们一个也别想活!”

    圣武鼎熊熊?#24524;眨?#24403;中有血液滚动,让洛光眼中出现一抹哀伤之色,这是有人直?#21451;?#31085;了大鼎,等同于用自身生命让他暂?#22791;此?#20102;。

    决心如此,让人恐惧。

    圣武鼎态度明显,看来是把洛光看得不必帝子轻。

    几个奇族天圣脸色难看,无奈之下只能答应:”洛光,离开!”

    众人都松了一口气,又走了一个……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内阙,却在此刻悄然再裂,有神光腾飞,空中飘起一?#24910;?#28982;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叶兄和我一同离开吧。”洛光尝试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能走就不错了,还想那么多?”古天王冷笑,道:“带他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轮不到你在我面前指手画脚,我征战地狱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!”圣武鼎怒喝一声,让古天王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帝兵不觉醒确?#25377;皇?#20182;们的对手,但这东西一旦完全?#27492;?#36807;来,想要砸死一个天圣压力还是不大的。

    “圣武大帝昔日也有大功绩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当年地狱乱人世,有无上的存在要屠灭人世,多亏了圣武大帝横空出世,孤身走入地狱震压?#30343;?#24378;者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在追忆,说出这?#28982;?#30340;都是苍老无比的存在。

    ?#26263;?#29699;之上到底埋藏了多少秘密。”叶星河叹息。

    走过一些星辰之后他才知道地球的强大与可怕,诸多秘境,无数奇族?#21497;?#20110;此,恐怕整个宇宙的帝道加起来,都没有地球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?#26263;?#29699;以前?#35748;?#22312;还要大,是?#28784;?#34255;了,有人说是帝主故意如此做的。”女王叹了一口气,一脸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她手中的帝兵自然不会答应觉醒护住叶星河,对于这些帝兵而?#23472;?#36523;的生命也是重要的,且他们要护住秘境传承下去,岂能随便为他人拼命?

    圣武鼎落在了世辛头上,带着他往后退去,并没有急着离开。

    态度已经表明,奇族几个圣?#21862;?#21487;能下手。

    “帝主传人为神子偿命,也算勉强可以吧!”古天王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的师父不在了,还有谁能庇护你呢?死去的帝主?#30475;?#35828;帝主有一座镇仙塔,看来是没有留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镇仙塔为帝主对敌之兵,传言此踏能够震住大宇宙外长生不死如同仙人般的存在,远胜过其他帝道神兵。

    不过一切都是传说,无人再看到了,甚至帝主的坟墓也不知道埋葬在何处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退出去!”有人要将盖娅女王逼退。

    “听雪……”风圣人一脸为难之色,他已无力掌控局面了,只能护住风听雪一人。

    “老祖……”风听雪流泪,拉着叶星河不愿意放手。

    “去吧,保住你?#32422;骸!?#21494;星河将她?#23631;?#20986;去,?#38376;?#29579;带着紫仙等人退后,独自一人往前方走去,脸上反而挂上了一副坦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,你还笑得出来,?#39038;?#26159;?#32533;?#21487;嘉了。”奇族真王?#28145;?#36208;了出来,盯着叶星河冷笑不止,道:“你杀我儿孙,你的师父害死我先祖,不知?#28010;?#22312;暗处看着你走到末路,心中是何感想。”

    “叶星河!”

    圣道护法竟然去而复?#25285;?#19981;过清灵未在,看来被他下手拘住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满脸冷笑的低头俯瞰于他,道:“你现在知道为何我?#30340;?#34880;脉低贱了吧?你没有真正的背景,你依靠的师父寿元不多,如今彻底无法走出她?#32422;?#34255;身的地方,只能看着你黯然落幕。即便你有天纵之姿,可战帝子,但依旧无法?#35851;?#20320;身份本低微的事实!人皇听着了不得,其实坐上此位的都是可怜人,帝主传人没有传承秘境庇护,始终只能昙花一现,即刻凋零而去!”

    “你的天赋不必洛光差,但他有同脉同源的帝兵守护,有整个秘境的人愿意为他流血,作为支撑,这是他的本钱!帝子自不必多说,而你——始终卑微!当那个依靠一己之力横行的女人失去行动的力量之后,你就成了没人要的孩子,一个可怜虫!”

    冷笑连连,似乎是对征战之人死前的最后奚落和凌辱。

    叶星河的生命不长,境界对于诸多圣?#34013;?#26469;十?#20540;?#24494;,但他却爆发了?#23545;?#36229;过?#32422;?#30340;光?#21097;?#30041;下许多仇恨。

    做人过于刚直霸道,对错难说,但仇人必?#30343;?#26432;意十足,恨不得能将他千刀万剐的。

    “时至今日,都是你咎由自取!若无当日的为弱小之人强出头,哪有今日?”森罗冷笑连连,道:“你自认为了不得,但对于真正的强者而言,你也?#30343;球?#34433;罢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连?#32422;?#37117;无力保护,更?#28784;?#35828;是别人。”?#20301;?#25671;头,似乎兴趣寡淡,道:“你之所?#38405;?#36894;威风,鏖战帝子,那是上位者划定好的游戏空间。帝子乃是天之骄子,他们愿意和你玩则和你玩,不愿意和你玩,我们便可以替他们来抹杀你!这便是你们之间的差距,可是明白?”

    叶星河沉默不语,事到如今说?#35009;?#20063;是废话了,心中唯有一恨,时间不足,若在?#31859;约?#20462;行百年功,必然将这群叫嚣不止的狗东西踩在脚下,碾个粉碎!

    “他们是主动加入游戏之中,而你是别无选择,如今你的师父不在,失去了庇护。”奇族祖王冷笑连连,道:“你连作为这场游?#25918;?#29609;的资格都没有了。可笑的是你竟然?#31859;?#28216;戏当真,?#19968;?#23475;死了神子,你不死,谁死!?”

    “棋手入期?#21361;?#21040;头来,唯?#24515;?#19968;人是任由他人摆弄的棋子,而?#30343;?#20320;?#32422;?#25152;认为的大英雄,安心逝去吧。”古天王压下来一只大手,叶星河面前的一切都崩裂了,消失了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他似乎故意折磨叶星河,让他受这死之前的凌辱。

    “天体!”

    “叶人皇!”

    四处不少人族泪眼模糊,这一幕似乎并不陌生,之前也有人皇走上?#33487;?#19968;条路。

    但凡作为准位人皇者,无?#30343;?#22825;?#27785;?#24471;之人,横扫同辈无敌,最后却?#40644;?#26063;高层人物碾压死去,悲惨落幕。

    “叶星河……”几个奇族帝子赶回了此处,龙女正好看到这一幕,美?#21487;?#33150;起一层水雾。

    “或许这就是你所?#38750;?#30340;吧,在你逝去的时候,让这些蝼蚁感激你,但是他们救不了你,永远救不了你。”古天王摇头,笑道:“你所做的一切,都是白搭,无用之功罢了。”

    人们屈辱、悲愤、心伤、无可奈何,即便他们拼死一战,也不够对方一?#30343;?#26432;的。

    彼此之间的差距,太大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多说无用。”

    叶星河一笑了之,这?#33267;?#37327;不可能抗衡,这种局面也是他事?#20219;?#26366;想到的。

    诚如这群人所言,没有师父的庇护,?#32422;好?#26377;参与游戏的权利。

    要想再进入这场游戏,除非?#32422;?#33719;得更多的力量,?#35088;?#36825;场游戏!

    他有天?#24120;行?#24535;,但已经没?#24515;?#31181;条件了,天骄的成长,需要前人的庇护和遮挡,才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你还有?#35009;?#36951;言吗?”女王哽?#21097;?#30127;狂催动手中帝兵,帝兵直接陷入沉睡当中,不再理会,让她绝望。

    “遗言吗?”

    叶星?#26377;?#20102;笑,道:“能够死在地球上,是我在奇族帝路上最大的心?#28014;!?br/>
    “能够回到地球,杀世辛夺回帝路,也算是恕了我?#32422;?#30340;过错,心中已然无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若说唯一放不下的,就是你们和她们了……”叶星河不敢相信,?#32422;?#27515;后,徐妃琼等人会面临怎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星?#38477;河?#26377;印记守护,?#19968;?#28608;活帝道印记,?#28784;?#22905;们不离开星?#38477;河歟?#21487;以安度晚年。”星辰老人沧桑的眼?#26032;?#26159;自责之色,此刻安慰叶星河。

    “土著……”紫仙眼泪不止,哭着往前,却被女王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土著,你要跟我一起回去救母后!”

    “抱歉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星河摇头,抬步向前,走向那只大手之下。

    “此生如此,已无憾矣,来吧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?#31181;?#20869;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浙江体彩飞鱼一天几期